• <noscript id="4066i"><source id="4066i"></source></noscript>
  •  
    icon 當前位置:首頁> 新聞中心 > 公司動態

    售電公司為何被集中清退?——九州能源董事長張傳名接受《南方周末》采訪

    作者:系統管理員      瀏覽次數:721

    退


       集中清退,售電公司為何變“僵尸”?

    1656828543894072351.jpg

          2022年6月15日,廣東電力交易中心披露,266家售電公司被強制退出市場,規模超過廣東售電公司總數的一半。這266家售電公司可謂“僵尸”,均處于工商注銷或連續三年未開展售電業務的狀態。


           不止廣東,多地都在集中清理“僵尸”售電公司。5月10日,北京電力交易中心發布46家售電公司預注銷公示;5月26日,河北電力市場清退39家售電公司;5月31日,山東電力交易中心披露35家售電公司注銷生效。


           售電公司是電力買賣的中間商,從發電廠批發電后向下游工商業用戶零售。


           以往,整個電力系統只有發電廠、電網、電力用戶三部分。電網既是發電廠的唯一買家,也是電力用戶面對的唯一賣家。電力按計劃統購統銷,電網賺取上下游電力買賣差價。

    2015年第二輪電力體制改革啟動,提出“管住中間、放開兩頭”,在發電側和售電側引入競爭,恢復電網的通道功能,只允許電網企業按照核定電價收取“過路費”。


           為了讓售電側形成競爭格局,第二輪電改鼓勵社會資本投資成立售電主體。售電公司應運而生,成為電力市場上的新玩家。


           按照電改初衷,成立售電公司是想提高售電側議價能力,實現更為市場化的電力交易。


           但電改7年后,為何大批售電公司遭清退?


    售電公司洗牌

           此番售電公司集中清退,緣于2021年11月國家發改委印發的《售電公司管理辦法》。相比之前的文件,該辦法對售電公司的準入和退出做了更嚴格的規定。

           “我當時看了就有一個判斷,售電公司要大洗牌了?!北本沃Z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展曙光告訴南方周末記者。他曾在山東電力系統任職四年,長期研究電改政策,參與過鄭州航空港等十余項電改試點項目。

           展曙光分析,相比原有規定,新的管理辦法在資金、人員、營業場所等方面對售電公司進行了更嚴格的規定。比如,要求提供公司資產評估報告、銀行流水、員工社保記錄、職稱證書等,“這在之前是沒有的”。

           “這意味著售電公司不能是皮包公司了?!闭故锕庹f,2015年開放售電業務之初,售電公司準入門檻不高,注冊資本實行承諾制,不用全部實繳。雖然對公司員工有資質要求,但也不要求提供社保記錄,“原來的售電公司好多是借人員、借資質”。


           電改次年,售電市場一片火熱。當時業內判斷售電市場有5.5萬億規模,大批社會資本紛紛涌入,相關培訓開展得如火如荼。


           展曙光也被邀請講課,他參加的培訓接連辦了七八期,每一期都有上百人,風電、光伏、燃氣乃至金融行業的人也來參加,“好像進來以后遍地是黃金的感覺,進來晚就虧了”。

           企查查顯示,2016年經營業務包含“售電”的公司多達3985家,是上一年的近三倍。

           但展曙光發現,當時入場的不少公司對售電連基礎知識都沒有,進來之后才發現售電業務沒有那么好做?!斑^幾年,如果在座的能有30%還繼續做售電業務,就很不錯了?!彼鴮⒓优嘤柕膶W員直言不諱。


           張傳名2016年從南方電網辭職,次年在廣州創辦九州能源有限公司,從事售電業務。他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《售電公司管理辦法》出臺后,明確了售電公司退出機制。按照規定,如果存在連續三年未在任一行政區域開展售電業務、以提供虛假申請材料等方式違法違規進入市場且拒不整改等情況,售電公司將被強制退市。


    電力緊缺,暴利消失

           售電公司的主要盈利模式是賺價差,即低價從市場上批發電力,加價后賣給電力用戶。市場交易電價根據基準價浮動,基準價和浮動范圍都由政府規定。電力用戶如果不進場交易,就要由電網按照基準價供電。

           售電市場開放之初,市場價低于基準價,售電公司曾大賺一筆。張傳名回憶,2016年時,廣東的售電公司最低能以低于基準價1毛5分的價格批發電力,賣給用戶時只比基準價低幾厘錢,中間的差價都進了售電公司的口袋。

         “這就是廣東人說的頭啖湯?!睆垈髅f,第一批成立的售電公司賺到了錢。當時獲得售電資格并不容易,售電公司數量少,市場競爭不激烈。

           2015年新電改提出之初,尚未明確售電公司準入門檻,第一批能開展售電業務的公司均由各省能源局核準。作為首批售電側改革試點省份,廣東當時成立了13家售電公司,多數為國企,民企只有兩家。

            2016年,國家發改委、國家能源局印發《售電公司準入與退出管理辦法》,明確售電公司準入條件,符合條件的公司都可以申請開展售電業務。


           張傳名坦言,上述辦法實行的是備案制,提交符合備案要求的資料即可,取得售電資格并不困難,“注冊資本、專業人員、固定辦公場所這些,花個幾萬塊錢就能搞定”。


           售電公司的數量開始迅速增多,市場競爭也愈發激烈。價格在競爭中更加公開透明,售電公司的暴利隨之消失。

           從利潤可觀到經營慘淡,背后更大的變化是電力市場由供給過剩轉向電力緊缺。

           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、長江學者特聘教授林伯強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由于前幾年電力建設投資過多,超過市場實際需求,2016年電力市場出現明顯過剩。發電廠著急賣電,愿以比基準價低不少的價格出售,售電公司也就有利可圖。


          電力過剩的情況到2018年已得到緩解,市場價與基準價之間的價差縮小,售電公司的利潤空間隨之受到擠壓。


           到了2021年,電力供給明顯趨緊,“限電潮”一度席卷中國20個省市,市場電價甚至高于基準電價。這一年,張傳名開始考慮退出廣東地區的售電業務,公司合作的不少電力用戶也來咨詢能否退市。

           在林伯強看來,售電公司門檻低,除了賺上下游價差并沒有核心競爭力,當價差縮小時就會陷入困境。

          但張傳名認為,售電公司賺價差“天經地義”。


           由于電力不可儲存,供需和價格變動頻繁,電力交易中存在風險。作為發電廠和電力用戶之間的中間環節,售電公司的重要作用就是替客戶承擔風險,通過簽訂年度長協等方式為客戶提供更穩定的電源和價格,從中賺取差價。


    沒有完全放開

         “坦率來講,電力市場并沒有像當初所設想的那樣完全放開?!闭故锕庹f,除了第三方獨立售電公司,發電廠和電網企業也可以成立售電公司。這些售電公司不僅電力來源有保障,還 能拿到更低的價格。

         “發電廠可能給自己的售電公司便宜兩分錢,給其他售電公司就不便宜。對發電廠而言,它并沒有虧,只是把利潤讓給了自己的售電公司?!闭故锕庹f,發電廠或電網成立的售電公司可以通過這種方式搶占市場,擠壓獨立售電公司的空間。

           2021年出臺的《售電公司管理辦法》對此進行了限制,要求電網企業所屬售電公司應獨立運營,不得在售電競爭中獲得超過其他售電公司的優勢權利。

           現有格局下,售電公司的價差空間也有限。展曙光認為,重要原因在于,目前電力來源依然單一,在賣方一側沒有形成競爭格局。

           2002年首輪電改提出“廠網分開”,成立五大發電集團和國家電網、南方電網兩大電網,想要以此增加辦電主體,提升電力供應。隨后又提出分布式發電等設想,借助新能源等就地發電,用戶側自發自用,多余電量上網。


           但分布式發電的設想并未實現,電力供應仍以五大發電集團、兩大電網為主。新增電量想要上網銷售相當于動了原有發電廠和電網的利益,難以實現。這導致售電公司無法通過充分競爭獲得批發電價?!澳愕目臻g是有限的,進貨渠道只有一個?!闭故锕庹f。

           更關鍵的問題是,電價一直受到管控,能跌難漲。以往,市場交易電價浮動范圍在10%—15%之間,2021年電力供應持續偏緊,國務院將電價浮動范圍擴大至20%,但依然有所控制。

           林伯強表示,售電公司能夠生存的前提是電價可以上下浮動,有時電價上浮20%也難以覆蓋成本。當市場價高于場外基準價,電力用戶也會產生退場傾向。

           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長、中國能源研究會學術顧問周大地向南方周末記者分析,中國對電價的管控是因為電價涉及各地經濟發展,一旦上漲意味著地方政府發展經濟的成本增加。維持低價,則是作為央企的發電集團和電網虧損,可以看作是中央對地方的轉移支付。

    2021年國際能源價格上漲,國內煤炭價格也居高不下,發電集團和電網持續虧損,更別提售電公司。

          “又要競爭,又不放開電價,怎么競爭?”周大地說。


             南方周末記者 衛琳聰

    原文鏈接:集中清退,售電公司為何變“僵尸”?



    相關業務推廣 

    mmexport1650337637400.jpg